中国没有“罗宾逊”?满帮面临的终极考验

疫情反复,货运物流行业遭到打击,今年四月全国整车货运物流指数从三月的147.68下降至79.02,降幅50%,较之全年同期同比下降32%,呈现出进一步下滑的趋势。

2021年6月满帮集团登陆美股市场,作为国内最大的网络货运平台,股价一路下滑,一年内市值一度缩水75%。

6月29日,满帮官方渠道发布消息,网络安全审查松绑,旗下运满满、货车帮等APP恢复新用户注册。

一年前,BOSS 直聘、满帮、滴滴因为涉及到数据安全风险问题、对BOSS 直聘、运满满、货车帮、滴滴出行等APP 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停止新用户注册。

满帮股价暴跌,受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疫情反复,导致经济下行需求萎缩,二是政策监管重锤悬而不落带来的不确定性。

现在两方面的影响都在减弱甚至消失:在“控疫情”与“抓生产”之间,天平正在向“抓生产”倾斜,网络安全审查松绑,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没了。问题是,满帮会好起来吗?

网络安全审查松绑当日,满帮跌超10%。好消息并没有让满帮股价飙升,市场对满帮没有信心,除了疫情反复,政策监管等外部因素外,更在营收、利润等企业内部因素。

不久前满帮集团发布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通过平台的各种自治计划。尽管满帮营收超出市场预期,但其净利润依然处在亏损阶段,这折射出了整个货运物流行业的现状。

满帮的对标是美国的“罗宾逊”,但中国有罗宾逊吗?褪去华丽的光环,谁能够通过新技术夯实自身、实现健康的资源整合,谁才能够从激烈竞争当中脱颖而出。

2022年6月8日,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公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一季度满帮实现稳健增长,营收13.3亿元,同比增长53.7%。

运营数据方面,一季度成交GTV(总交易额)达536亿元,同比增长4.2%,履约订单数2520万,同比增长13.6%;用户方面,满帮平台发货货主月活142万,同比增长16%,过去十二个月当中有近35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履约。

一季度,满帮依然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1.92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97亿元,同比略有收窄。

此外,满帮一季度研发费用为2.21亿元,去年同期为1.38亿元,同比增长60%,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研发人员人数的增加导致的工资和福利费用增加。

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张晖在公告中表示,持续增长主要得益于满帮稳健的业务根基和应对外部事件影响的能力。

张晖还表示,数字化和低碳化将是现代物流行业的发展方向,满帮重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将坚持对技术的长期投入。

此前,市场对满帮一季度营收预期最高值为10.9亿元,实现营收超预期的主要原因是满帮集团对平台出台的一系列自治政策。

2022年5月23日,继阻击低价货源、打击倒卖货源的“春风行动”之后,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大平台启动了针对网络货运市场乱象的“重货”专项治理行动——“清源行动”。

低价货源、重复货源以及倒卖货源是网络货运市场的三大顽疾,在许多司机眼中,重复货源严重影响到了找货的体验和效率;重复铺货也会影响货主的发货效率,导致司机无法正常接单。

满帮集团在不久前对外发布“满帮碳路计划”,其计划内容为联合千万司机,共同打造公路货运的“碳达峰、碳中和”。

我国公路运输的碳排放量占据全部交通运输领域的80%以上,公路货运占比在60%以上,其中重型卡车最为严重,其碳排放量占据公路货运比重超85%以上,目前尚未有成熟的解决方案。

满帮集团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助力传统物流行业数字化、标准化、智能化升级,提升了货运总体效率,进而帮助道路交通实现温室气体减排。

与“清源计划”相似,联动平台司机共建共享碳普惠平台,实现“满帮碳路计划”也是满帮进行平台自治的重要举措。在疫情承压、持续亏损、市值暴跌的大环境下,满帮必须从自身出发。

攘外必先安内,一系列的自治是满帮集团历经挫折后的必然举措。2021年6月,满帮集团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募资16亿美元,满帮迎来高光时刻。

同年七月,国家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满帮集团旗下的“运满满”“货车帮”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运满满”“货车帮”停止新用户注册。

上市时,满帮集团首日超涨13%,市值升至233亿美元。截至2022年6月14日,满帮集团股价仅为7.73美元/股,股价一路下滑,市值也缩水到仅剩四分之一。

对此,满帮集团在2021年10月传出筹备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今年4月有消息称,满帮集团的赴港上市计划已经搁置,其二次上市的主要原因是筹集资金进行业务自救。

满帮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曾获得来自红杉资本、腾讯、光速中国、全明星基金、钟鼎创投以及谷歌资本等多家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共计19亿美元的投资。

满帮的发展也不负众望,2020年12月满帮实现全年交易总额1738亿元,占据国内数字货运市场64%的份额,拥有7170万订单,共280万+的卡车司机在满帮平成货运订单。

但问题仍然不少,增收不增利、净利润增速低、市值虚浮等问题始终困扰着满帮。

2020年以及2021年,满帮净营收分别为25.81亿元以及46.57亿元,以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满帮分别亏损34.863亿元、38.379亿元。

满帮集团营收主要源于货运匹配服务以及增长服务两部分,其中2020年、2021年货运匹配业务分别实现营收19.47亿元、39.469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75.44%、84.75%。

增长服务曾一度被满帮视为未来的主要增长业务,此项业务在2020年、2021年分别实现营收6.338亿元和7.101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24.55%和15.25%。满帮营收结构仍然较为单一。

满帮的业务模式是信息发布与订单匹配,充当中间人的角色,营收的三大板块为货运经纪服务中介、货运主信息服务费以及交易抽佣。

但目前满帮对业务链条的把控程度尚不成熟,无法对上游货运主进行有效的管理和检验,也无法对司机进行标准化运营管理。

这导致满帮经常遭遇投诉,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满帮的投诉信息已超千条,来自货主端和司机端的投诉比比皆是。

满帮试图入局同城货运业务领域、进一步丰富业务线的满帮,进展也并不顺利,这一领域早已挤满了货拉拉、快狗、滴滴货运等竞争对手。

2021年,货拉拉占据54.7%的市场份额,滴滴货运、快狗打车分列2、3位,此外还有顺丰同城、京东、德邦以及美团、饿了么等玩家。

在最熟悉的数字货运领域,满帮也要面临德邦、德祐的竞争。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共有1299家网络货运企业。

我国物流运输行业一直存在诸多问题,主体众多、流动性高、超限超载、违法违规等事件屡见不鲜,而网络货运信息主体的诞生,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可能。

在“互联网+”的加持下,车货匹配平台于2014年兴起,随后货运行业正式进入网络货运平台时代。

目前在国际上,网络货运模式以美国罗宾逊全球货运有限公司最为著名。罗宾逊的特点是自己不拥有交通工具,但却能够合理正确地使用社会资源,从而实现高效货运。

罗宾逊全球物流亚洲总裁曾透露,在全球罗宾逊合作的卡车运输企业约6.6万家,合作车辆约80万辆。在中国,罗宾逊与上千家的长车运输企业和上万辆车辆合作。

早在2015年,罗宾逊的营业额就已高达135亿美元,营收8.5亿美元,净利润高达8亿美元。

近年来,满帮集团、路歌、福佑卡车等平台迅速崛起,但依然无法与罗宾逊相媲美。罗宾逊全球物流自1997年上市以来,股价涨幅达到2620.39%,其盈利能力与其他平台也不在一个维度。

中国没有罗宾逊,首先是基础设施不衔接,此外客观环境不具备多式联运经营人发展的条件。所谓多式联运,是指由两种及其以上的交通工具相互衔接、转运而共同完成的运输过程。

疫情反复,货运物流行业受到巨大影响。截至4月,全国整车货运物流指数仅为79.02,较去年同期下降约32%,该指数由3月的147.68高点持续下滑,降幅接近50%。

首先是控货走向开放,制造业、商贸业、电商平台、合同物流企业搭建的网络货运平台,大多是服务于母公司自身,未来控货型平台向开放型转型是必然;

其次,车后市场的抢夺将成为竞争关键环节,网络货运平台在解决货源与运力之间的链接匹配问题以后,已然进入下一阶段的竞争,将通过多元化的车后服务来提升各自的综合竞争力;

再次,随着网络货运平台的进一步普及,草莽疯长跑马圈地的时代很快就会过去,未来各平台所能依赖的只有自身,在规范管理下依然能够稳健发展,才是健康的发展运营模式。

网络货运作为“互联网+物流”的代表,绝对不能只是简单的货找车、车找货资源匹配模式。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兴技术的强势推动,利用新型技术对物流资源形成整合与系统化运营,这样的企业才能赢得托运方和承运方的信任,有望成为中国市场的“罗宾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